>  資訊 > 控制火電盲目增長應成共識
控制火電盲目增長應成共識 2016-01-10 17:12:01

摘要:中國以煤電為主的火電大躍進式發展,已經帶來一系列問題。現在是清醒認識火電投資過度、規模過大、產能過剩問題的時候了。

   中國以煤電為主的火電大躍進式發展,已經帶來一系列問題。現在是清醒認識火電投資過度、規模過大、產能過剩問題的時候了。暫時停止燃煤電廠的審批、控制煤電開工規模、優化電力調度、避免火電投資對新能源的擠出效應,應成為業界與全社會的共識。
    
  大唐集團公司投資51億元的火電項目,正在熱火朝天建設中,卻在安徽省環保廳環評時突遭“當頭棒喝”:因工程環評報告未提出有針對性的區域污染源削減方案,選址環境敏感,且公眾參與深度不夠,決定不予審批,予以退回。安徽省環保廳同時強調,依據環評法規定,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未予批準的,建設單位不得開工建設。
  火電項目審批權下放,曾引起社會的廣泛擔憂:地方政府會不會為了本地GDP增長,為火電項目的審批提供便利,既增加火電電源無序發展的風險,又導致環評不合格的火電項目輕易過關?
  這個擔憂,現在終于有了正面的回應:盡管經濟增長放緩,地方財力不濟,電源建設大投資項目對地方經濟拉動作用非常明顯,但地方環保廳照樣敢于在環評中“當頭棒喝”有著“副部級”牌子的央企所投資的火電項目。雖然,這樣的“棒喝”不是完全的封殺。
  中國以煤電為主的火電大躍進式發展,已經帶來一系列問題,不能不引起特別重視。
  從2013年以來,霧霾天氣頻繁出現,社會輿論將之歸咎于燃煤引起的大氣污染。綠色和平氣候與能源項目的人士甚至依據2014年《中國能源統計年鑒》的數據計算,認為中國煤電行業排放的二氧化碳已經占到全國排放量的35%,超過中國排放量的1/3。在大氣污染方面,按照2013年中國環境統計年報的數據,火電廠包括獨立火電廠和自備電場排放的大氣污染物,煙粉塵占到17%,超過1/3的二氧化硫和將近1/2的氮氧化物的排放均來自煤電行業。
  盡管煤電行業和能源專家一再表示,煤電可以超低排放,相當部分也已經超低排放,但新建煤電項目依然受輿論關注。在此背景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2020年之前,對燃煤電廠全面實施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大幅降低發電煤耗和污染排放。《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近200個締約方一致同意通過《巴黎協議》,主要內容就包括盡快讓溫室氣體排放達到峰值,本世紀下半葉實現溫室氣體近零排放;將全球溫度較工業化前水平上升的幅度控制在“遠低于”2℃以下,并盡量限制在1.5℃以下等。不少環保組織和政界、商界人士預計,巴黎協定設立的這些目標,將促使全球轉向更為清潔的能源,可能預示著“化石燃料時代的終結”。面對壓力,地方政府必然重視煤電項目的把關。也正因此,電力項目一旦忽視環保和民意,遭“當頭棒喝”不足怪。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全國電力裝機嚴重過剩看,控制新增火電項目也當為各級政府所重視。
  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電力需求增速從2014年開始已進入中速發展通道。中電聯發布的前三季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指出:受宏觀經濟尤其是工業生產下行、產業結構調整、工業轉型升級以及氣溫等因素影響,前三季度全社會用電量4.13萬億千瓦時內,同比增長0.8%,增速同比回落3個百分點。有專家預測,在“十三五”甚至更長時間,我國能源將進入一個低速增長期,不會再出現2002年到2008年能源平均增長8%,電力增長百分之十幾的狀態。
  但是,由于規劃執行具有滯后性,電源項目建設具有周期性的特點,新建火電規模卻有增無減。
  據披露,2015年前9個月就增加了近3955萬千瓦,全年預計超過5500萬千瓦。另外在建的火電還有接近8000萬千瓦。而各地火電項目核準開工步伐仍沒放緩,核準在建規模高達1.9億千瓦,已發路條約2億千瓦。有機構預測,以煤電為主的火電項目大躍進式增長,將在“十三五”期間造成超過2億千瓦的裝機過剩和7000億元投資成本浪費,這一數字相當于2014年中國GDP總值的1%。有分析認為,“到了2020年前后,煤電裝機可能會超過我國長遠所需要的煤電總裝機峰值,那時將有上億千瓦火電機組成為過剩產能,也即意味著煤電機組永久過剩。”
  火電的非理性發展,產能嚴重過剩,導致火電機組利用小時數持續下降。2014 年,全國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4706小時,是197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今年1-9月,火電利用率為3247小時,同比下降265個小時,與去年相比,降幅還在擴大。預測2015年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將降到4330小時。更有人預測,“十三五”期間全社會用電量年均增速在3.5%-4.9%之間,以年均增速4.2%和4800小時為燃煤電廠合理年利用小時估算,2020年煤電合理裝機規模在9.10億千瓦左右,遠低于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在2015年3月發布的《中國電力工業現狀與展望》中預期的11億千瓦裝機規模。在建的2億多千瓦煤電項目全部投產的模擬情景下,到2020年,煤電的設備年平均利用小時數將不到3800小時。這意味著機組每年將有半年時間處于閑置狀態。而行業正常水平是5500小時。
  煤電裝機的高規模,也導致電力調度難以優化,使清潔能源領域出現大量棄水、棄風、棄光現象,風電尤其明顯。
  統計顯示,我國自2010年以來出現明顯的風電限電現象,2011-2013年棄風限電量均在100億千瓦時以上,年棄風率在10%以上。2014年全國風電平均利用小時數是1893小時,同比減少132小時,而風電的盈虧平衡點是1900-2000小時。專家認為,我國風電的平均利用小時應該在3000小時左右,而實際只發揮了三分之二的作用,另外三分之一浪費了。不僅如此,煤電規模過度,甚至產生投資錯位的擠出效應。
  現在是清醒認識火電投資過度、規模過大、產能過剩問題的時候了。暫時停止燃煤電廠的審批、控制煤電開工規模、優化電力調度、避免火電投資對新能源的擠出效應,應成為業界與全社會的共識。(《中國能源報》 李北陵/重慶能源集團)

扑克牌拖拉机 内蒙古快3预测今天 基金配资条件 两肖两码 时时乐走势图 上海快3走势图表 北京股票配资公司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组 最新平码公式算法 福建36选7走势图 手机版北京pk10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