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資訊 > 揮之不去的核災難陰影
揮之不去的核災難陰影 2016-02-20 11:05:13

摘要:隨著新核能的經濟效益越發薄弱,公眾對于核安全的擔憂無處不在。最近,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就這個問題發表了令人膽寒的演講。2011年3月福島核事故爆發時,時任日本首相正是菅直人。

隨著新核能的經濟效益越發薄弱,公眾對于核安全的擔憂無處不在。最近,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就這個問題發表了令人膽寒的演講。2011年3月福島核事故爆發時,時任日本首相正是菅直人。

菅直人在英國國會大廈發表演講。面對國會議員和普通民眾,他再次講述了日本最大核電站之一的福島核電站遭遇大地震和海嘯襲擊、冷卻系統癱瘓之后,導致其反應堆融毀的一系列事故。

雖然電站工作人員以及核工程師十分英勇地開展了緊急搶救工作,但菅直人說多虧了“諸多幸運的巧合”,核反應堆才沒有爆炸。對于人口稠密的日本而言,反應堆一旦爆炸,就需疏散包括大東京地區居民在內的約5000萬人。

最糟糕的后果是,如果放射性物質發生爆炸,對周邊廣泛的區域造成致命性影響,就將成為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核電站事故。

去年,日本剛剛迎來廣島長崎核爆70周年紀念。對這樣一個國家而言,核輻射就像幽靈一般深深印刻在國民的民族意識之中。

“只有世界大戰的影響才能與之比肩。”菅直人說。他認為如果福島第一核電站的融毀現象沒有得到控制,后續付出的經濟代價之重,人口遷移規模之大,都是無法想象的。

雖然日本僥幸避免了最壞的結局,但最終的事故結果仍舊對日本財政、環境、居民健康和社會造成了非常重大的影響。菅直人和其他反核人士認為,對于計劃大規模發展核能的中國而言,這些問題值得思量。

福島核事故造成約20萬居民流離失所,由于電站周圍的區域仍有很高的放射性,大部分居民可能永遠無法回到自己的家中。研究結果顯示,在核電站周邊很大范圍內,白血病等與核輻射相關的致命疾病的發病率已經升高,首當其沖的受害者就是孩子。

未來幾十年,福島核事故的清理成本預計將在2500億到5000億美元之間,其中包括安裝非常昂貴的核材料冷卻系統。反應堆的放射性廢水還在源源不斷地流入海中,同時也污染著核廢料存儲地周圍的土壤。

建設更加安全的核電站是歐洲核電建設大大超出預算、工程不斷遭遇延期的主要原因之一。

法國、芬蘭、以及中國臺山核電站的建設采用了歐洲壓水反應堆(EPR)設計,這一技術中出現的問題已經引起社會對欣克利角C核電站以及其他采用此項技術的核電工程的進一步質疑。

目前,欣克利核電站的建設成本已經超出法國第一大能源公司法國電力公司的總市值,而負責工程部分的阿海琺集團的評級更是調降至垃圾級別。

“中國(企業和官員)對EPR技術中存在的問題非常憤怒,”倫敦大學學院學者、核研究小組創始人保爾·多爾夫曼在菅直人發言的大會上說。

未來幾個世紀中,建有大量核電站的英法等國可能將耗費數千億美元處理和存儲核廢料,而這筆開銷多數來源于國家的公共資金。

中國等計劃發展核電的國家應該重新審視核電站建設、退役以及核廢料存儲所需的成本,考慮由此所得的發電量是否物有所值。

例如在中國,目前計劃投建的核電站數量為50座,但截至2030年,即便其中大部分都能順利落成,這些電站的發電量仍舊不到中國發電總量的10%。

一些能源專家說,現如今,可再生能源價格更加低廉,電網也在朝著局域化、智能化的方向轉型,通過中央電網輸送基載電力的需求遭到了越來越多的質疑。

可是,由于之前事故處理的不透明和管理不善,公眾對核電行業的信任已經出現了不可挽回的動搖。因而對大眾而言,對于安全問題的考量可能依舊高于經濟因素。

“事故本質上都是意外,”多爾夫曼說,他指出雖然福島和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在設計過程中都考慮到了多種事故情況,但這兩個電站的設計本身就存在很大的問題。

福島核電站所在的沿海地區靠近全球最為活躍的地質斷裂帶,此前就不斷有警告稱電站周圍的海堤不足以保護電站不受特大地震及海嘯的破壞,但核電站運營方東京電力公司并沒有對此采取行動。

按菅直人所說,2011年地震發生之后的最初幾個小時內,東京電力并沒有向國家領導報告福島核電站事故的準確信息,且直到事故發生數年之后,東京電力才公開承認受損電站輻射污水泄露的程度。

對核能持懷疑態度的人士想知道,如果正如科學家所警告的那樣,海平面會由于氣候變化而快速上升,那么下一代核反應堆選址海邊是否安全。

對內陸核電站而言,在這樣一個全球氣溫不斷上升的時代,內陸河流的水量又是否足以支持反應堆的冷卻系統呢?

很明顯,在福島核事故的影響下,核電工業的弱點暴露無遺,這也讓各國重新審視自己新的核電發展計劃。

“請從我們的錯誤中吸取教訓,”福島周邊地區被疏散人員組織的一位負責人Yoshiko Aiko說,“不要讓你錯誤的選擇傷到孩子。”(FT中文網 約翰.麥克加里蒂/中外對話副總編 翻譯/金艷)


扑克牌拖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