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 > 【40年】煤炭是如何從“計劃”走入“市場” 的?
【40年】煤炭是如何從“計劃”走入“市場” 的? 2018-07-23 14:53:53

摘要:改革開放以來,在黨和政府的關懷和領導下,我國煤炭工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改革發展成就。

\
  改革開放以來,在黨和政府的關懷和領導下,我國煤炭工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改革發展成就。全國累計生產煤炭約740億噸,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70%以上的一次能源,支撐了我國國內生產總值由1978年的3679億元到2017的82.7萬億元的快速增長。煤炭經濟體制由計劃經濟轉變為市場經濟,產業結構得到顯著優化,煤炭工業生產力水平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和大幅提升,奠定了煤炭工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堅實基礎。從改革發展歷史進程來看,總體經歷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1978~1992年):煤炭工業深化改革階段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工作重點轉移后,煤炭工業按照“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大中小一起上”精神,大力發展煤炭生產,集中實施行業調整,全面開展企業整頓,恢復健全了各項規章制度,緩解了煤炭供求緊張局面。黨的十二大后,為實現“煤炭一番保兩番”的戰略目標,煤炭工業探索新路子,在生產經營、基本建設、工資分配、勞動用工、煤炭銷售等方面進行了改革探索。1985年起國家上劃主要產煤省(區)一批骨干煤炭企業,全行業實施六年投入產出總承包和兩年延續承包。配合總承包工作,實施了簡政放權措施,賦予了企業一些經營自主權。這一階段,基本完成了煤炭工業調整和整頓任務,改革由單項、局部推進轉入全面推行企業承包經營責任制,開始了新的改革探索,為提高煤炭生產力,全面改革發展奠定了基礎。
  1979~1980年,煤炭工業開始了全面調整和整頓,加強了生產礦井的開拓掘進,發展了采掘機械化,完備了礦區和礦井的生產配套工程、安全技術措施工程和生活福利措施。1983年4月,國務院頒布了《關于加快發展鄉鎮煤礦的八項措施》,推進鄉鎮煤礦建設,實現了煤炭產量的快速增加。1985年起國家上劃主要產煤省(區)一批骨干煤炭企業,全行業實施六年投入產出總承包。在此階段,國家賦予煤炭企業部分自主經營權。例如:企業有權按照當年承包指標,自主安排季度、月度生產計劃;有權招聘所需人才等,同時對國有重點煤礦采取了一些優惠政策。國家調整了煤炭產品稅率,由8%降為3%;實行多層次煤炭價格,以1984年分配計劃為基數,每年遞增的包干產量,按國家調撥價格加價50%,再超產的煤炭,國家如果進行分配,按國家調撥價格加價100%,而由企業自銷的煤炭可自行議價。改革了煤礦維簡費的提取辦法,由原來從成本中直接提取,改為以折舊費形式提取,提取標準由噸煤6元增加到7元。
  1987年,原煤炭部制定了《統配煤礦和其他骨干企業深化改革的幾點補充辦法》,進一步落實了后三年承包任務和責任;增加了保證正常接續和固定資產完好的承包內容;規定企業內部可以實現多種承包形式;把競爭機制引入承包,競爭產生經營者;承包者的收入與經營效果掛鉤等。
  1991~1992年,延續兩年承包,主要承包財務指標,重點落實盈虧包干指標,抑制虧損增加的局面。1992年實現了總承包以來的首次減虧。1992年7月,國家取消了計劃外煤價限制,放開指導性計劃煤炭及定向煤、超產煤的價格限制,出口煤、協作煤、集資煤全部實行市場調節,市場煤所占比重接近一半。
  第二階段(1993~2001年):煤炭工業改革脫困階段
  黨的十四大以后,國務院作出了逐步放開煤價、取消補貼、把煤炭企業推向市場的重大決策,并出臺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圍繞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國家改革了稅收、投資、外貿、價格體制等,初步確立了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煤炭工業堅持以經濟效益為中心、以扭虧增盈為目標,進一步落實企業自主權,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實施以產定人、減員增效、下崗分流,轉換企業經營機制;發放“三產貼息貸款”130億元,支持發展多種經營;推進煤礦質量標準化,加快高產高效礦井建設;大力發揚艱苦奮斗精神,加強職工隊伍建設,提高企業管理水平;頒布實施了《煤炭法》,推進行業社會保險制度和住房制度改革。隨著煤炭產量增加、供大于求,煤炭行業一些深層次矛盾開始顯現。
  1993年,國家放開了部分行業、部分地區的煤炭價格,市場調節比重達到70%左右。1994年1月,國家取消了統一的煤炭計劃價格,除電煤實行政府指導價外,其他煤炭全部放開,由企業根據市場需要自主定價。煤炭價格的進一步開放,使得煤炭企業參與市場的程度更為深入,價格的調節作用進一步增強,對激勵煤炭企業生產積極性起到重要作用。1995年,煤炭行業開始企業化改制試點。兗州、邢臺、鄭州、盤江、平頂山礦務局以及平朔煤礦等列入100個試點單位,我國煤炭企業開始了建立現代化企業制度的探索,為現代化煤炭企業的建立、為煤炭企業更好地參與市場化創造了條件。1997年受亞洲金融危機和國內外市場變化的影響,煤炭市場嚴重供大于求,全行業陷入困境,煤炭企業經營十分困難。
  1998年,國務院改革煤炭管理體制,下放原煤炭部直接管理的國有重點煤礦,推進政企分開。加快煤炭行業改革和結構調整,相繼實施關井壓產、減人提效、改革改制以及支持企業上市融資,對非法開采、不具備基本安全生產條件的小煤礦予以關閉,對國有重點煤炭企業實施債轉股,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籌,保障下崗職工基本生活,對資源枯竭、扭虧無望、資不抵債的礦井實施政策性破產,推行煤炭銷售“三不政策”,擴大煤炭出口,改革煤礦安全監察管理體制等政策措施。自2001年下半年起,煤炭市場供求基本平衡,煤炭經濟出現轉機。這一階段改革的重點是注重制度創新、機制轉換,解決結構性矛盾等深層次問題。全國小煤礦數量由1998年的8萬多個減少到2001年的2.2萬個左右,累計關閉小煤礦數量占總數的73%,提高了產業集中度,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當時煤炭供大于求的矛盾。2001年,全國原煤產量開始回升,當年完成產量13.06億噸,較1978年增加6.88億噸,增長111.3%。1978~2001年,全國煤炭產量年均增長3.3%。
  第三階段(2002~2011年):煤炭工業健康可持續發展階段
  為貫徹落實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國家進一步改革煤炭投資體制,煤礦審批制改為核準制,建立和完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推行資源有償使用制度,改革煤炭訂貨會制度,實施煤電價格聯動,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逐步發揮。2002年,除國家控制的計劃內供發用電煤仍然執行國家指導價格外,其他行業用煤實現了市場定價。2004年,全國煤電油運出現緊張局面,煤炭需求大幅增加,煤炭產能快速增長。
  2005年,國務院頒布《關于促進煤炭工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若干意見》)。煤炭工業貫徹落實《若干意見》和黨的十七大精神,努力構建新型煤炭工業體系,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全面加強煤炭資源管理,推進礦業權制度改革,規范資源開發秩序。加快資源整合步伐,推進大型煤炭基地和大型煤炭企業集團建設,煤礦企業公司制改造、上市融資和資產重組步伐加快,資源開發主體趨于多元化。實施企業辦社會職能分離、主輔分離和輔業改制,推進企業內部改革,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和自我約束機制,企業管理不斷加強。2007年,取消了延續50多年由政府主導的煤炭訂貨制度;將每年的年度“全國煤炭訂貨交易會”改為“全國重點煤炭產運需銜接會”,突出了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
  2008年,開展山西煤炭工業可持續發展試點,逐步完善煤炭法規政策體系。建設和諧礦區,關注礦工生活,全面提高企業素質。戰勝自然災害,努力確保煤炭安全供應。這一階段改革的重點是推進傳統煤炭工業向現代煤炭工業的轉變,推進煤炭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
  第四階段(2012年至今):煤炭工業高質量發展階段
  黨的十八大以來,各地區各部門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全力落實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著力提升供給體系質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實質性進展,市場供求關系明顯改善。
  2012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2]57號),取消了重點合同,實現了電煤價格并軌。2013年3月,《國務院關于提請審議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將原國家能源局、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的職責整合,重新組建國家能源局,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管理。2013年5月和9月,煉焦煤和動力煤期貨合約分別在大商所和鄭商所成功上市交易,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進一步發揮。2014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關于深入推進煤炭交易市場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發改運行[2014]967號),進一步推進煤炭市場化改革。
  2016年2月1日,《國務院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國發〔2016〕7號)提出,從2016年開始,用3~5年的時間,再退出產能5億噸左右、減量重組5億噸左右,較大幅度壓縮煤炭產能,適度減少煤礦數量,煤炭行業過剩產能得到有效化解,市場供需基本平衡,產業結構得到優化,轉型升級取得實質性進展。2017年10月18日,黨的十九大召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煤炭工業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貫徹新發展理念,深化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煤炭高質量發展步伐加快。煤炭結構調整成效顯著,14個大型煤炭基地產量占全國的94.3%,8個億噸級省區原煤產量占全國產量的86.8%,前8家煤炭企業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39%,煤炭穩定供應保障能力增強。煤礦數量大幅減少。全國煤礦數量由2015年底的1.2萬處左右,減少到目前的7000處以下。煤炭上下游一體化發展取得新進展,在煤炭企業參股控股電廠1.8億千瓦的基礎上,神華集團與國電集團重組為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成為我國煤電聯營、煤電一體化發展重大改革成果;靖遠煤業、窯街煤電、甘肅煤投公司重組成立甘肅能源化工集團,構建了煤電化一體化發展模式。現代煤化工進入產業化發展階段,隨著神華寧煤年產400萬噸煤炭間接液化項目投入商業化運營,新一批煤制烯烴、煤制乙二醇、煤制氣、煤炭分級分質利用項目開工建設。國際合作領域不斷拓展,國家能源投資集團與美國西弗吉尼亞州簽署框架協議,投資837億美元開發頁巖氣、電力和化工項目;兗礦集團以26.9億美元并購力拓優質資產,在厄瓜多爾獲取多個有色金屬礦權;陜煤化集團在“一帶一路”沿線布局石油煉化和煤化工等項目。(國家能源報道  作者為中國煤炭建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 徐亮)

扑克牌拖拉机 河北11选五基本 官网辉煌棋牌5556 单机游戏大富翁4安卓版 浙江福彩6 1开奖结果 体彩6十1走势图 管家婆资料大公开 福建体彩36选7模拟机选 最新双色球一码定蓝 分分彩后二计划软件 宁夏11选五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