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 > 張玉卓的使命轉換
張玉卓的使命轉換 2017-04-12 10:30:40

摘要:深耕煤炭行業三十余載,在成為一名“著名”的科學家、央企高管之后,現年55歲的張玉卓轉身從政,近日成為天津市委常委、濱海新區區委書記。

  2002年,張玉卓進入中國最大的煤炭企業神華集團,一呆就是15年。

  深耕煤炭行業三十余載,在成為一名“著名”的科學家、央企高管之后,現年55歲的張玉卓轉身從政,近日成為天津市委常委、濱海新區區委書記。
  這一略顯突兀的角色轉變給張玉卓蒙上了一層傳奇色彩。
\
張玉卓
  1962年1月生,山東壽光人,僑眷,中共黨員,博士。曾任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北京開采研究所研究室副主任;英國南安普頓大學從事博士后研究;美國南伊利諾依大學采礦與環境工程系從事研究工作;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北京開采研究所副所長;煤炭科學研究總院院長助理、副院長、院長兼黨委副書記;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神華集團黨組成員、總經理。
  有著“學霸”之稱的張玉卓人生之路的確不凡。在英國南安普頓大學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后,張玉卓又前往美國南伊利諾依大學擔任客座研究員。之后回到研究生學習階段的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從院長助理升至院長。而他出任煤院院長時,年僅37歲。
  在擔任煤科院院長的第三年,也即2002年,張玉卓終于進入中國最大的煤炭企業神華集團。2014年5月,在前任董事長張喜武調任國資委任職兩個月后,張玉卓被正式任命為神華集團董事長、黨組書記。
  在當時的業內看來,張玉卓出任神華集團董事長似乎并沒有太大意外。但是對于張玉卓本人來說,或許仍是個不小的挑戰:彼時,煤市低迷,煤企盈利水平下降,作為全球最大煤炭公司的神華集團也難以獨善其身。在“去煤化”呼聲高漲、煤炭消費量持續下滑的能源轉型時期,如何將神華拉出“泥淖”,張玉卓的壓力可見一斑。
  還好,張玉卓并沒有讓人失望。用神華內部一位人士的評價就是:“簡單來說,張玉卓在神華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上述人士所言“使命”或許更多的是從煤制油的角度上說的。事實上,在進入神華之前,張玉卓主要醉心于煤礦地表沉陷和控制研究,并將模糊子集理論全面引入巖石力學領域,提出了煤礦地層模糊內時本構理論,開國際首創,被同行們稱為“模糊王子”。但是,在神華的15年間,張玉卓帶領神華最大的技術創新卻是煤制油。
  因在國外做過多年煤制油研究,張玉卓加盟神華集團后,全面負責神華集團的煤制油戰略。升任董事長全面主持神華工作之后,其對煤制油的支持也不遺余力。經過多年的發展,神華集團在煤制油化工領域最終形成完整體系,成為全球唯一同時掌握百萬噸級煤直接液化和煤間接液化兩種煤制油技術的公司。近十多年來,神華集團共建成并運行了四個大型煤制油、煤化工示范工程。
  2016年底,神華寧煤4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示范項目建成投產。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此作出重要指示。至此,張玉卓帶領的神華煤制油項目可以說是交出了滿意答卷。
  在能源轉型的大潮中,在以煤炭為主要業務的神華不得不處在轉型的關口上,張玉卓也做出了積極探索。在張玉卓執掌神華期間,神華確定了“1245”的清潔能源發展戰略,提出建設“世界一流清潔能源供應商”的發展目標,并在京津冀地區燃煤電廠全部實現超低排放。
  事實上,在近幾年公開場合的發言中,張玉卓最常提起的與煤炭相關的便是“清潔煤技術”、“煤炭清潔高效轉化”等主題。“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經濟峰會”是張玉卓最后一次以煤炭人身份出席此類規格的論壇。此間,張玉卓表示,神華集團有信心在今后35年,把煤炭使用到最清潔最高效。未來35年在中國建設一個低碳的能源系統是可行的。這樣的主張與信心一方面自然是來自于國家對煤炭轉型升級戰略的支持,另一方面則是得益于張玉卓開闊的視野與對煤炭行業深厚的感情。
  當然,從神華的整體業績來看,張玉卓也算是對神華有了交代。雖然2014、2015連續兩年神華業績出現下滑,尤其是2015年,凈利潤下滑56.9%,但是重壓之下強勢反彈,2016年神華實現凈利潤增長40.7%,共派發股息現金590.72億元,一時引起社會熱議。
  回望張玉卓的煤炭生涯,低調、“學者型高管”是外界對他的普遍評價。或許是因為接受了系統的學院派教育,也或許是因為基因中山東人的勤奮踏實,這些都為張玉卓的行事風格奠定了基調,助他克服了一個又一個困難。
  在煤炭行業工作三十余年,轉身踏入“純”政壇,這樣的轉變不可不謂之突然。回望神華前兩任董事長,首任陳必亭去職神華后赴任國內最大的外資糧油加工企業益海嘉里集團董事長,第二任張喜武則是上調國資委任副主任、黨委副書記。二人新工作都與之前的工作有直接或間接的聯系。
  而濱海新區是天津市下轄的副省級區、國家級新區和國家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是國務院批準的第一個國家綜合改革創新區,近年來經濟增速始終保持在10%以上,是一個生命力極其旺盛的地區。但這畢竟與張玉卓此前的工作經歷、工作領域相距甚遠。張玉卓調任于此的深層原因不得而知,但是仍舊可以從細枝末節中管窺一豹。
  近年來,學者型官員頻受重用,逐漸成為趨勢。張玉卓“靚麗”的學歷和“學者型高管”的形象無疑是符合這一特征的。同時,張玉卓多年的央企經營管理經驗雖不能完全照搬至政府行政工作中,但卻很難保證不會為這個有著全國同類行政區中部門最少、人員最精簡工作部門的濱海新區的管理帶來更多靈感。
  此外,筆者認為,此番調整或與張玉卓比較豐富的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經驗有關。2014年,張玉卓曾以神華集團總經理的身份出席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協作會議;今年1月,張玉卓又參加了天津市與中央企業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懇談會。而濱海新區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的地位與作用不言而喻。或許這也是張玉卓履新濱海新區的重要原因。
  然而,無論原因如何,張玉卓已經站在了全新的舞臺之上,曾經帶領神華奮力轉型的魄力如今仍是必備品。借助于它,張玉卓一方面要幫助自己從一名央企“掌門人”成為一名政府官員,另一方面也要擔負起建設“京津冀的濱海新區”的新使命。(《中國能源報》別凡)

扑克牌拖拉机 福州全民麻将下载安装 山东11选5的1胆3期计划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及走势 福建快3开奖结果全部 2019四肖四码期期中特 河北11选五乐选五中奖规则 22选5基本走势图表图 基金看不见资产配置 分分彩有稳赢方式吗 好运彩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