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 > 國研中心王一鳴:能源升級應圍繞經濟轉型方向 提高效率是關鍵
國研中心王一鳴:能源升級應圍繞經濟轉型方向 提高效率是關鍵 2017-08-19 16:30:06

摘要: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認為,能源的轉型應該也是圍繞經濟轉型這個方向的,轉型有能源結構的調整,但是很重要的也是要提高能源的效率,經濟同樣是,未來要轉向效率的提升。

\
圖為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黨組成員、研究員王一鳴
        能源新聞訊 2017年8月19日,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主辦的“2017年能源大轉型高層論壇”在北京召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黨組成員、研究員王一鳴出席會議,分享了他對中國宏觀經濟形勢現狀與發展前景的看法,并同時發布《中國天然氣發展報告(2017)》白皮書。
        王一鳴指出,現階段我國經濟發展存在這四方特征:一是結構調整在不斷深化,消費成為經濟的主要驅動力;二是新興部門發展明顯加快,傳統部門集中度在提高;三是。質量和效益明顯改善;四是需要提高風險防范,我們已取得了初步成效。
        王一鳴認為,經濟上半場是著力穩增長,下半場經濟穩定之后,我們要著力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能不能提高企業的效率,能不能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成為經濟能否穩定的一個重要前提,所以能源的轉型應該也是圍繞這個方向的,轉型有能源結構的調整,但是很重要的也是要提高能源的效率,經濟同樣是,未來要轉向效率的提升。
        以下為王一鳴副主任發言文字實錄:
        王一鳴:大家上午好!主辦方希望我說一點經濟形勢和未來發展前景的討論,我就利用這個時間跟大家作一些交流。
        中國經濟金融危機以后經歷了相當長時間的調整,特別是2008年以后我們實施經濟刺激計劃以后,經濟有了回升,強勢的回升。在那以后,經濟基本上是在波動中下行。
        現在來看,經過差不多七年,經濟趨穩的趨勢在強化。波動的幅度在明顯收窄,我們的經濟增長率差不多已經有8個季度在6.7%到6.9%這個區間,逐步趨于穩定。
        從今年上半年指標來看,比市場預期要好,我們一般從增長率、通脹率、就業率、投資收支評判宏觀經濟。上半年,6.9%,連續兩個季度6.9%,比市場預期要明顯好。價格總體上趨于穩定,城鎮就業比去年增長了18萬,國際收支、貨物和服務貿易的進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由負轉正,這是一個積極的變化。這是從總量來看。
        第一,從結構來看,結構調整在不斷深化,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還是居于“三駕馬車”之首,消費是經濟的主要驅動力。服務業的占比繼續在提高,現在達到54.1%了。
        第二,從工業內部結構看,新興部門發展明顯加快。比如工業機器人、城市軌道車輛、集成電路、太陽能電池、SUV這些增幅都在20%到50%區間,新興部門增長非常快。傳統部門基本的特征就是集中度在提高,重組在加快。比如水泥、造紙、挖掘機前十名行業的份額都比2012年有了明顯的提高,水泥要提高31個百分點,并購在加快,集中度在提高。
        第三,質量和效益還是明顯改善的。工業企業利潤規模以上企業上半年是22%的增長率,這是2012年以來同期最高水平。居民收入穩定高于經濟增長,財政收入上半年接近10%,9.8%的增長率。這是企業、居民、國家收入增幅都比過去有明顯的改善。
        第四,需要提高的就是風險防范,我們也取得了初步成效。今年以來,政府加大了監管力度,對貨幣供應量有明顯的,就是M2貨幣供應量有明顯的回落。企業資產負債表在繼續改善,國內資金外流的壓力在減弱,人民幣匯率從這兩天來看明顯更加穩定了。當然這是與資本管制有關系的。
        國家在討論當前面臨的一些突出矛盾和問題。
        首先,企業提高質量、提高效率的動力還顯得不足。因為現在利潤的改善相當程度上還是由價格回升帶來的,主要體現在上游,例如煤炭,當然也包括石化,這個利潤明顯改善了。這種改善好像不完全是企業生產效率提高帶來的,在相當的程度上由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價格回升帶來的,所以它表現為上游原材料行業和大型國有企業利潤改善很明顯,但是到下游,因為上游原材料價格提升了,反過來下游成本會相應提高,所以它總的態勢可以看得很清楚,越往上游看,它的利潤增幅越大,越往下游利潤增幅越小,這是一個基本的邏輯。所以原材料這塊改善特別明顯。原材料主要是大型的國有企業。
        企業盈利的利潤收益現在主要用于修復資產負債表,沒有轉化為技術的改造升級、產業價值鏈的提升、產品附加值的提升。所以,因為以前負債率,我們可以看到這是負債率的情況,各個行業負債率都是比較高的,所以相當程度上添負債。所以這個是我們下一步要關注的問題,怎么樣利用這個窗口期有效地推動企業的技術進步,提高企業的生產效率。
        第二,民間投資還是比較乏力。過去兩年來經歷了民間投資的一個回落的過程,去年國務院推出了很多措施,民間投資有所回升,但是相比較固定資產的增速來說還是要低的,還沒有回到過去幾年一個比較正常的狀態,民間投資明顯落后于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長。民間投資的回落跟市場預期有關聯,更多是產權的安全性,可能也是一些民間企業比較擔憂的方面。所以,最近黨中央國務院出臺了一個叫做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這是有非常強的針對性的,就是怎么樣有效地保護產權。里面特別提高抓緊甄別糾正一批社會反映強烈的產權糾紛申訴案件,剖析一批侵害產權的案例。這個如果落地,會對促進民間投資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第三,金融風險有所顯現。它表現為諸多方面,包括商業銀行的資產質量是有所下降的,主要體現為商業銀行的不良率和關注類貸款的比重過去經歷了明顯的上升。
        從債券市場來看,違約事件也在增多。去年媒體討論比較多的,東北特鋼現在重組還在進行之中。今年,山東一些民營企業也出現了企業債券違約的情況。
        再有就是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有所反彈。現在財政部對地方政府的負債是有上限規定的,顯性債務得到了控制,可是現在更多通過地方投資平臺、PPP、產業投資基金,一方面有些項目通過明股實債的方式、違規擔保的方式承諾回購股權,本來是股權投資PPP,但是承諾回購股權,這種不規范操作,這是隱性債務問題,這個規模現在還是比較大的,對下一步控制風險還是有重要的影響。
        再有就是資本外流壓力現在在減緩,但是仍然面臨一定壓力。為什么呢?美聯儲要縮表,可能還會有加息,如果這個縮表進程一旦啟動,美元的資本外流還會有很大的壓力。
        中央政府現在有很多的改革,嚴監管,去杠桿。短期內會有陣痛,市場利率會有上升。過去半年市場國債收益率是明顯上升的,它也會帶動其他市場利率的上升。這就引起了一些市場討論,有人認為這會誤傷實體經濟,但是我覺得不能過渡夸大金融去杠桿對實體經濟的傷害,因為這是防控風險必須采取的措施。如果讓風險繼續積累,下一步風險會更大。
        第四,房地產領域,現在高房價和高庫存并存的局面還繼續存在。高房價主要表現為一線和二線城市,當然現在已經受到了控制。如果貨幣供應量是一二線房價城市上升的一個必要條件,那么地價可能是拉高房價的一個充分條件。所以,這個就關聯到未來的土地制度。
        現在地方政府,一線城市都在采取措施抑制房地產價格,但是我們可以觀察到比較多的是用限購、限價、限售和限制高價土地交易的方式,行政性手段偏多。這種短期見效會比較快,但是怎么樣構建一個市場化的調控機制,這也是需要下一步努力的。一旦行政手段放松的,價格會不會又起來,這是需要觀察的。
        第五,我們需要關注的就是過去中國經濟經常說東中西的差距,現在南北的分化態勢也在出現,北方包括東北、華北、西北一些省份都是資源型經濟和重化工產業比重比較大的省份,所以當前面臨的困難也比較多,因為資源價格相對過去的回落,重化工的產業回落,所以現在一些地方仍然面臨比較多的困難,比如財政大幅回落,企業利潤的下滑,債務負擔沉重、養老金存在缺口,包括勞動力的外流和高端人才的流失,這個現象在一些省份表現得比較突出。
        這都是當前面臨的一些比較突出的矛盾和問題,而這些矛盾的問題和根源主要是一些結構性的重大失衡,這些失衡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就是實體經濟的供需結構性失衡,主要表現為供需結構的錯配。我們的需求在迅速升級,隨著收入水平的提高。現在從住行主導的需求結構向高端化、個性化、服務化的需求結構升級,但是我們的供給顯然跟不上需求結構的步伐,我們的很多供給是隨著需求結構升級的,理論上講,供給應該隨著需求結構的上升,廠房、土地、勞動力等等都應該進行相應的調整,但是現在的調整是比較困難的,特別是國有企業的負債比較大,現在面臨退不出來,這個負債怎么辦,人員安置怎么辦,而且國企規模都很大,幾百億、上千億,銀行也很難輕易讓你退,因為你退了就有可能形成壞賬。所以,供給端怎么有效進行調整,跟上需求的變化,這就是供給側改革要解決的問題。
        第二由于供給端的供需結構錯配,盈利能力就會下降,盈利能力下降就會造成金融資源不向實體經濟流動,形成了所謂的脫實向虛,脫實向虛有金融資源的原因,也有實體經濟盈利能力的下降也是一個因素,這也是我們怎么提高實體經濟的生產效率,因為金融資源是追求回報的,如果盈利能力比較強,它同樣會大量進入。
        第三就是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失衡。去年,銀行新增貸款40%,是居民的按揭貸,如果要是開發貸,這個比重就更高了。如果要從存量,這是增量,從存量來看,房地產貸款也要占商業銀行存量貸款的25%,所以這個比重還是很高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使得金融資源過渡向房地產資源,為什么向房地產流動,因為房地產的回報率還是很高,會擠壓實體經濟的發展空間。
        討論一下未來的走勢,首先我們看全球的變化,全球現在的變化還是很復雜的,比較值得關注的就是逆全球化思潮的抬頭,以川普為代表的新的保護主義。逆全球化思潮的抬頭的根源,從這張圖可以看到,還是利益分布的不均衡。高收入的1%,像科技精英、華爾街精英收入上升幅度很大。反過來,在藍領的白人和白領的中下層的收入增速很滿,就是B這個區間。這些都是社會基礎,這是社會思潮的社會基礎。
        這種思潮的抬頭與低增長困境分不開。經濟長期走不出來,就造成了市場的持續低迷,大宗商品價格處于低位,同樣包括油價。投資和貿易不振,全要素生產力投資放緩,這些都對經濟復蘇形成了制約。如果經濟沒有根本改善,社會矛盾很容易積累。
        值得欣喜的,最近幾個月或者今年上半年,全球經濟出現了明顯的轉暖的跡象,我們之所以叫它跡象就是還需要觀察,它是不是一個趨勢性現象,還需要觀察。首先G20采購經濟指數明顯回升,從經濟體來看,美國二季度經濟增長率差是一季度的一倍多一點,歐元區比較類似,最近日本的經濟也有改善,主要經濟體轉暖的跡象是值得關注的。拉賈德說,全球經濟的春天來了,全球經濟的春天是不是來了,我們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寬松貨幣政策逆向調整。量寬政策一旦逆向調整,美國的加息、縮表,美國的經濟調整就會帶動世界經濟的調整,這種世界經濟的調整會帶來負債成本的上升,因為過去全球資金市場利率很低的,現在利率都上來了,負債成本會迅速上升,還會加劇全球資產的重新配置,因為美元資產價格會上升,它代表全球資產的發展,還會帶來資本市場的波動。帶來主要匯率的利率的調整和資本的大規模流動,所以這個是我們未來需要關注的。
        當然還有一點需要關注的,特朗普的政策不確定。中美剛剛進入了百日計劃的談判,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美國牛肉又開始進入中國了。但是馬上又來了,最近要啟動對中國技術轉移的301條款的個別調查,授權貿易問題。這個覆蓋面會很廣,它會帶來貿易戰。所以他是絕對的美國利益第一,不斷地給你提條件,這種不確定性,你很難說我們理論上有百日計劃,達成一年,但是中間也有一段是301個別調查的,這也有很大的問題。
        我們看一下下半年經濟走勢,從各種因素來判斷,下半年可能會面臨短期的小幅的回調,從7月份指標來看,主要的數據都有輕微的下降,當然這種下降的幅度是一種小幅的回調,它的幅度不會太大。
        影響這種回調的原因主要是投資還有往下走的壓力。現在房地產投資是比較明顯的在回調。房地產投資2015年最低的時候,2015年年度增長率是1%。去年因為市場端有一個回升,但是隨著調控力度的加大,房地產投資又在往上走。
        基礎設施的投資,就是藍顏色這條線,它也有往下走的壓力。為什么?地方的負債都普遍達到了上限,要通過負債擴大投資也受到約束。唯一比較好的就是制造業的投資在強勁地回升,這是市場驅動的力量。所以這幾種力量對沖以后,投資可能還會有輕微的下降。第二個回調因素,外貿出口也可能有所下降。因為上半年按美元計價的出口同比增長8.6%,是最近兩年最高的,改變了負增長的局面,非常強勁。但是下半年難以有這樣強勁的態勢。再加上考慮美國特朗普對貿易的一些新的限制性措施,比如他對中國鋁產品征收反傾銷稅,下一步可能會對我們鋼鐵產品。這些都會對外貿出口有影響。
        補庫存力量可能會走弱。前期為什么企業增加庫存,它擔心原料價格持續上升。但是隨著價格現在慢慢趨穩,現在PPI工業品價格已經在輕微回落,所以這種補庫存的動力也在減弱。
        價格效應也會有減弱。企業的利潤改善很大程度上是價格回升帶來的,這是有個時間窗口的。我們可以看到4月份以后,PPI已經開始有所回調,當然還是幅度很小,相對穩定的。這個窗口期通過收益的增加,轉化為企業技術改造、技術進步的投入,錯失這個窗口期,如果生產效率沒有變化,價格慢慢回調以后,可能有些困難又會重新顯現。
        所以今年的經濟,總體上可能是前高后穩的態勢。今年總體上的增長,即便下半年有輕微的回調,全年要實現6.7%的目標,應該也問題不大。當然更重要的是,關注未來一個時期。
        從中國經濟走勢來看,如果看第一張圖,2010年以來,中國持續在回調。如果把2010年以來整個的周期分為上下兩個半場,過去這些年,上半場基本告一段落,上半場的特征就是增速下降,企業的經營面臨困難,要現在增速穩定,企業利潤穩定。上半場比較穩定,現在基本上進入下半場了。
        之所以有這樣的判斷,就是中國跟日韓的對比來看,日本和韓國從高速走向中速,它的速度大概回落了40%,它就開始穩定了。我們2010年是10.6%,去年是6.7%,差不多也回落了40%。從今年數據判斷,它也開始進入相對穩定的階段了,這是從日韓的比較。
        影響上半程經濟下行的因素也在逐步減弱。上半程經濟下行了,最主要的壓力來自于投資的大幅下降,現在投資盡管還有一定的下行壓力,但是在慢慢的趨穩,特別是制造業的投資在回穩。所以這是我們作出這種判斷,經濟趨穩的重要因素。
        從短期來看,市場驅動的力量,比如制造業的投資,從主要經濟體來看,到中速階段差不多能穩定在5%左右的增長水平上,我們現在差不多就處在這個區間。民間投資雖然投資還不高,但是也趨穩。所以這些力量都會使經濟穩定增長的力量能夠進一步增強。
        從國際經濟周期來看,經過金融危機后9年的調整,世界經濟運行出現一些積極的變化,這也是未來趨穩的條件。
        所以,上半場結束,現在進入相對穩定的一個階段。當然這個穩定并不是就在一個水平上,它也會有波動,但是它比較過去上半場會相對穩定。當然,未來可能還會有下降,但是這個里面還是有一定斜率的,而且季度之間也會有波動,但是這種波幅會減小,增長率會取得相對的區間。上半場是著力穩增長,下半場經濟穩定之后,我們要著力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能不能提高企業的效率,能不能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成為經濟能否穩定的一個重要前提,所以能源的轉型應該也是圍繞這個方向的,轉型有能源結構的調整,但是很重要的也是要提高能源的效率,經濟同樣是,未來要轉向效率的提升。
        經過這一輪的變化,我們就會完成一個從高速增長的均衡逐步向中高速增長的均衡的一個轉換。其實過去這些年經歷了幾個階段,現在慢慢要進入到一個新的平衡,從高速增長的平衡進入到中高速相對平衡的狀態。
        我就給大家報告這些經濟的情況,其次,我也借這個機會,受主辦方的委托,發布一下《中國天然氣發展報告(2017)》的白皮書。
        這本書是中英文版,今天開始正式發行。白皮書有5部分構成,有前言、2016年的國內外天然氣發展狀況、中國天然氣發展當前需要解決的主要問題、加快推進中國天然氣發展的對策建議和結束語組成。
        這個白皮書是在中國科學院科學戰略執行研究院、上海能源交易中心、清華大學環境學院、中國石油規劃總院、中國石化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中海油研究總院和陜西延長石油有限公司研究院,以及馬永生院士、宋永華院士、郝芳院士、韓英譯院士等一批業內的院士和專家學者的共同支持下,由國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氣司、國務院發展中心資源與環境研究所、國土資源部油氣資源戰略研究中心共同參與編寫而成的,應該說它具有比較高的權威性,是目前國內唯一的,也是最有權威性的天然氣發展狀況與研究報告。
        我們已經持續幾年了,之所以編寫這本年度報告是為了總結每個年度的天然氣發展取得的進展和面臨的主要問題,進一步明確天然氣發展的戰略與地位,并就下一步的發展提出相關的政策和關鍵措施,為天然氣的行業發展匯聚各方力量,凝聚廣泛共識。
        中國石油天然氣發展報告,2016年是首發,今年是第二次。其實以前也編過,沒有正式發布,去年是正式首發。進入“十三五”第一個年頭,我們正式首發,以后希望持續堅持下去,搭建一個推進中國能源發展與探索天然氣健康發展交流溝通的平臺,我們也期待這個白皮書的發布能進一步激發社會各界對天然氣行業發展的關注度,共同推進天然氣行業的發展。
        在此誠摯感謝各相關部門、研究機構、行業協會、企業、國際機構以及眾多專家學者的大力支持和幫助。
        謝謝大家!(能源新聞網)
        注:本文整理自李英華在“2017年能源大轉型高層論壇”上的發言,未經其本人審閱。

扑克牌拖拉机 苹果股票行情 自动麻将机怎么调牌 … 幸运赛车是官方的吗 1819意甲联赛赛程表 pc蛋蛋刷q币 辽宁35选7开奖结 棋牌app透视辅助器免费 网赚项目 幸运赛车app 手机兼职网上赚钱